南昌高度近视散光,南昌高度近视治疗,南昌高度近视手术费用

2017-11-22 03:17:52日 来源: 新余新闻网

南昌高度近视散光,

【编者按】

4月15日,央视86版《西游记》导演杨洁女士因病去世,享年88岁。杨洁1958年进入中央电视台,1980年执导电视剧《崂山道士》开始电视剧导演生涯,后因担任86版《西游记》的总导演和制片人为全国观众所熟知。该剧自1986年播出以来,深受观众喜爱,热播了三十余年,是几代人童年的美好回忆。

本文摘编自《杨洁自述:我的九九八十一难》,讲述了她接拍《西游记》、采景、选角的动人往事,由澎湃新闻经出版方北京朗朗书房出版顾问有限公司授权发布。

杨洁与师徒四人在一起

“杨洁,你敢不敢接拍《西游记》?”

1981年的11月底,在文艺部组长例会上,洪民生先是安排日常工作,接着谈了广电部党委布置的一个新任务:不能任由外国的电视糟蹋我国的古典名著,应由中国人自己来拍摄!首先中央电视台要把我国的古典名著《红楼梦》和《西游记》拍摄成长篇电视连续剧……我漠然听着,感觉这和我距离太远。然后他宣布了由王扶林负责拍摄《红楼梦》。我听着,心中隐隐作痛。忽然,洪民生问:“杨洁,要是给你《西游记》,你敢不敢拍?”真不敢相信这句话是对我说的,我抬起头怀疑地望着洪民生。他的眼神非常坚定地看着我,又问:“你敢不敢接拍《西游记》?”我冲口而出:“只要有钱,有什么不敢!”这时他很快地向大家宣布:“好,局党委决定由杨洁拍摄《西游记》!”

这个宣布像个闷雷,不但打晕了我,而且打糊涂了在座的所有人!他们没有人相信局里会把这样重大的任务交给我!在他们眼里,我只是个戏曲导演,是个整天妄想拍摄电视剧的人!怎么能把这样重要的戏给我拍?何况戏剧组里还有闲着没事干的导演,这事应该由他们来干!他们有很大意见,不只私下议论而且和领导争论。我就撞见过戏剧组的组长和原来的文艺部主任谈得异常激愤的场面,但他们的不满只能促使我更加坚定地接过这个巨大而辉煌的任务。

化妆师王希钟在制作人物模型

我相信这个决定来之不易,不知道洪民生曾顶住多大的压力!我心中充满感谢,感谢洪台长的信任,感谢他的举荐和力排众议的果断宣布。我也相信自己绝不会辜负他的信任。

任务接下来了,冷静下来,发现自己身上背上了一副千斤重担!《西游记》是一部脍炙人口的古典文学名著,是我国文学宝库中的瑰宝!在中国家喻户晓,国外也广为人知;唐僧师徒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!不论戏曲舞台还是动画片、皮影戏等艺术门类,都有描绘他们的作品存在。我要塑造出一部全新的由真人在实景中演出的完整的《西游记》,是个严肃而艰巨的任务!我应该从何处着眼,从哪里下手呢?

我认为要拍好《西游记》,必须忠实于原著。《西游记》原著给我们提供了非常好的故事基础,但电视剧毕竟和小说不同。如何把《西游记》里上百回的内容,浓缩于不到30 小时的电视剧中,我和其他两位编剧戴英禄、邹忆青取得了共识——采取八字方针:忠于原著,慎于翻新。选取原著中最精彩的部分,把它分成30 集,一集一个故事。它们连续而又独立,每一集都有其独特的风格:像《计收猪八戒》,是喜剧风格,可笑处让你忍俊不禁;《斗法降三怪》是闹剧,开心处让你捧腹大笑;《三打白骨精》则是悲剧情调,动情处会让你潸然泪下……每集都各具情趣,既避免情节雷同,有新鲜味,又神奇浪漫,富有人情味。

有人说《西游记》里没有“人情味”。错了!不论什么戏,若是没有“情”,就失去了灵魂。《西游记》原著里成功地塑造了各种艺术形象,都具有鲜明的性格特征,尤其是几个主要人物。师徒四人在取经路上的重重磨难中不断加深了师徒之情,还有家国之情、儿女之情……至于那些妖魔鬼怪、君王臣宰,也都各有特性,各有真情。正如鲁迅先生所说:神魔皆有人情,精魅亦通世故!

取经路在哪里

既然定下了“游”字的目标,那么,就需要去寻找每一集的景选在哪里,找到了景点,才能定下拍摄计划。

我为自己定下的准备时间只有半年,便把剧组的事交给副导演朱小峰,让他继续找寻演员;两位编剧突击《除妖乌鸡国》的文学剧本;我则外出采景,这样几方面同时进行。

我做了两个月的采景计划,3月1日出发先走东南:南京—扬州—宜兴善卷洞—安徽黄山—安徽九华山—杭州瑶林仙境—浙江宁波天童寺—普陀山—杭州云溪、玉盘山、石乌洞、黄龙洞、紫云洞、水乐洞—绍兴—福建福州鼓山、青枝山—泉州开元寺—厦门南普陀—漳州南山寺—东山岛,城关镇古城楼—汕头—广州—广东罗浮山—肇庆七星岩—西樵山、佛山马庙—湖南长沙—大庸张家界—青岩山黄狮寨—湖南慈利桃花源—返京,最终用了35天。

风雪天爬黄山

为了了解有关佛教方面的知识,我们先到西安草堂寺参加中日佛协为达摩祖师像落成而举办的仪式,并访问了赵朴初先生,然后出发去华清池等地,再去四川成都青城山、二王庙、峨眉山、报国寺、伏龙寺、清音寺、武侯祠、杜甫草堂—大邑县、崇庆县——云南昆明—圆通寺、龙门、太华寺、法清寺、华亭寺、穷竹寺、石林、西双版纳、思茅、景洪、勐海、澜沧、双江、临沧、下关、大理、喜州、楚雄、金殿、黑龙潭,金刚塔—湖南冷水江波月洞,5月8日返回北京。

这就是“孙悟空的宝座”!波月洞内已经有了现成的。

我们马不停蹄地在三个月内跑遍了大半个中国,收获还真不少,主要景点都已找到,我可以作出整个《西游记》较为详细的拍摄路线和时间上的安排了。尤其使我喜出望外的是,一些特殊的、原本是我心中的难点,竟也有了现成的地方!如在湖南冷水江波月洞中,发现了天造地设的孙悟空的宴乐大厅和“宝座”,几乎不用加工!在云南石林,发现了那个羁押孙悟空的五行山下的小洞,洞的大小正好容他探出头来;在九华山发现的那座空荡荡的尚未摆进佛像的庙堂,正好用作“误入小雷音”中群妖变化欺骗唐僧的雷音寺;还有在东山岛发现的一座被烧毁的大庙,是现成的“火烧观音院”中金池长老的庙宇……

东山岛,这里有一处现成的被烧毁的寺院

寻找孙悟空

《西游记》里,师徒四人是主角,孙悟空又是最重要、最耀眼的中心,所以首先要找到这个扮演孙悟空的人选,可这个人应该到哪里去找,用武术演员、话剧演员还是戏曲演员?都还没有定论。

我先到武术学校看了一些年轻武术演员,他们武打当然不错,但在表演方面却是弱项。我转而考虑戏曲演员。戏曲舞台上已经有过无数个孙悟空,如果吸收他们舞台上的一些技巧,再培养他们生活化、人性化的表演,把武术和他们的花架子武打揉在一起,那就是我要的孙悟空。

我专程去访问了京剧的“北猴王”李万春,征求他的意见,并希望他能推荐可用的演员,但是谈得并不投机。

有人推荐了一位中国戏曲学校的学员董志华。他的功夫很好,我觉得不错,但他是实验剧团的台柱子,那年他有出国任务,剧团换不了人,我也只好作罢。

忽然,我想起几年前曾经转播过的绍剧《三打白骨精》。那个孙悟空演得很好,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,他是“南猴王”六龄童。于是,我打通了他的电话。

电话中的六龄童老先生非常热情,他说:“我这里有一个学员班,有好多小猴子,你尽管来挑!”

1982 年2 月28 日,我兴冲冲地只身去了绍兴。六龄童把我接到他的家里。在交谈中,我征求他对电视剧中孙悟空的表演上的意见。我问他:孙悟空从石猴出世到成佛有个成长过程,动作上应该有所区别,应该如何表现?老先生激动地站起身来,为我表演了刚出世的小猴子软绵绵的、走路东倒西歪的样子,大闹天宫时威风凛凛、无所畏惧的样子,在师傅面前嬉皮笑脸和陪着小心的样子,以及猴子的喜怒哀乐等各种表情。

我遗憾地说:“可惜呀,要是您年轻30岁,孙悟空就是你的了!”

他马上指着一旁坐着的那个年轻人说:“他是我的儿子……”

我没有理会他的意思,只是问他:“什么时候到绍剧团去看您的那些学员?”

他似乎有点儿失望,连声说:“不忙,不忙!”

晚饭后,老先生把我安排到招待所住,还给了我一些报纸和资料。

晚上,我翻看那些资料,里面除了介绍六龄童的文章外,还有一些关于绍剧青年猴戏演员的报道,里面提到一个演猴的年轻演员,还用了“令人拍案叫绝”这样的语句来形容他的表演。我看中了这个人,决心第二天去找他。

第二天,老爷子又把我接到他家,我向他提出要求去绍剧团,他还是说:“不急!来得及,来得及!”我提出想看看材料里介绍的那个青年演员,他也把话岔开去,只是一再介绍我面前的这个“儿子”。

我明白了,老先生是一个劲儿地向我推荐他的儿子来演孙悟空!我开始打量眼前这个年轻人。他叫章金莱,是杭州浙江昆剧团的演员,很文静、秀气,像个书生。

章金莱(六小龄童)扮演的孙悟空

我要他为我表演那些猴子动作,金莱模仿的动作是准确的,但比起他的父亲,差了些精气神。

我问金莱:“你父亲刚才所说的那些,你都能理解吗?你离开锣鼓经还能表演吗?”

老爷子拍着胸脯说:“这点你放心,包在我身上!”

这时再提出要看另外的人,似乎已经不合时宜。我只能说决定权在领导,必须领导亲自审过才算数。老先生表示理解,在这段准备时间,他会保证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教给他,让领导也能满意。

回京后,我立即向洪民生作了汇报。2月1日,六龄童带着章金莱和小七龄童来到北京,洪民生副台长审看了金莱的表演,六龄童一直在旁边提示他如何动作。金莱的表演比此前有进步,老父亲肯定花了不少心血。洪副台长比较满意,当场定下由他来演孙悟空。

我郑重地再次提出我对金莱的要求:必须做好吃苦的准备,生活要能自理,剧组不可能有专人照顾你;学习要刻苦,你现在所会的东西,距离电视剧里的孙悟空还差很远,必须学习新的东西。目前,首先要把父亲的东西尽量学到手,进组后再融会贯通其他本领,诸如武术、表演等,我会安排专人帮助你。

三个月以后,我采景回来,剧组正式成立,金莱也进了组。

我先请来了北京人艺的著名演员董行佶来辅导金莱的表演,后来,董行佶因为邓颖超指定他去拍摄《廖仲恺》而不得不离开了剧组,我又不得不请来北京人艺的表演艺术家郑榕到剧组来,帮助指导金莱一段时间,同时让剧组的武术设计林志谦教金莱武术里的散打动作。金莱实现了他的诺言,不论在演戏上还是生活上,都吃了不少苦头,克服了不少困难,同时,也在不断地成长、成熟。六年过去,他成功了,成了不只是中国而且是世界知名的明星——齐天大圣美猴王!回想起来,当初,他的父亲执着地向我推荐他的儿子,不能不佩服他老人家有远见!远见在于对他儿子的信心,以及对这个电视剧成功和巨大影响的信心!

那些在《西游记》里演了各种小角色的“班底”演员

我们的每一集戏里,都有不少比较主要和次要的人物,转点又多,如果每到一处都去寻找演员,就会花掉许多时间;同时,许多小妖小怪们还要做面具,如果每一个演员都得去北京王希钟那里去抠模子,时间也来不及!所以,我物色一些会演戏、会武打,体型各异,高矮不同的演员作为“班底”演员。班底演员们人数不多,只有七八个,最多时也不到十个。每一个“班底”演员,王希钟那里都存有他们的面模,他们演哪个角色,就提前告诉王希钟,他就把他们的面模塑好,送到剧组,我们到时就能用上!

他们能够演出各种角色,他们能演能打,文武兼优,能担任不同的角色。他们不只演出各种小妖小怪,还可以演些单集的主要角色,应该说他们都是些无名英雄。

拍摄现场工作照

我这里提提其中几个人:项汉,是湖南湘剧团的演员,是剧团里的主要演员之一。我在湖南拍摄传统戏时认识了他,他表演的戏路子也比较宽。在《西游记》里演了《祸起观音院》里的黑熊怪、《传艺玉华州》里的黄狮精、《计收猪八戒》里的高才、索取唐僧贿赂的阿傩……还有许多小角色,群众、小妖小怪都演过。

张寄蝶是江苏省昆剧院著名的南昆丑角演员,他的武功很好,尤其是走矮子步。他在后来中央台的好几次春节晚会里演出过武大郎。

张寄蝶在《西游记》里是个比较特殊的人才。演过孙悟空在当上弼马温以后告诉孙悟空“弼马温的官儿很小”的两个侍从之一,《计收猪八戒》里的地保……他还会画画,会书法,会篆刻,是个全才。他曾经给我画了一幅《天河牧马》,画中群马奔腾,真有气势!

李连义,来剧组前在一个单位当司机。组里有人把他介绍到进来时,我看他的长相很特别,瘦长脸,还有点怪,有特点!听说过去他在戏校学习过,当个班底演员没问题,就把他留下了。

他在剧组时间不长,但演了不少小角色:狼精、观音院里的大和尚、孙悟空吃面时面馆的伙计等。

李建成是扬州话剧团的演员,表演路子也很宽。他演过《除妖乌鸡国》里的坏太监、《传艺玉华州》里的九灵元圣、《波生极乐天》里的迦叶,当马德华摔了以后不得不休息时,还当过猪八戒的替身……

杨斌,是制片主任段小常到安徽合肥去借《三打白骨精》里的村姑杨俊时,附带找到的一个演员。段小常从安徽回来时,对我提过:“我给你借了一个演员,我觉得不错,要不要在你啦!”

不久后的一天早上,我刚起床,就有人敲门。我开门一看,一个脏兮兮的小孩站在门口,手里拿着一个小布包。我以为是卖鸡蛋的:“我们不要鸡蛋,别处去卖吧!”说着就要关门。

那孩子推着门,要哭的样子:“我是来找你的,我是安徽来的!”

“安徽来的?来找我?”

“是段主任让我来的!”

我这才想起段小常说过在安徽给我借了一个演员的事。

我叫这个孩子进了房间。看起来他才不过十六七岁。交谈之后,才知道他已经快二十岁了,是安徽徽剧团的演员。他样子很清秀,像个女孩,武功也不错,演观音身边的木吒挺合适的。正好现在的班底演员里还没有他这样形象,我就把他留下了。

徽剧团的叶以萌,是杨斌介绍来的。他演过《误入小雷音》里的三树仙之一,《错坠盘丝洞》里与孙悟空在水里对打的多目怪的替身……

还如云南京剧团的徐霆雷,他的跟头翻得极好,非常灵巧,个子又小,他演了《大战红孩儿》中的土地之一、《斗法降三怪》里柜子里出现的被剃了头的小道士……

这些班底演员不到十个人,他们几乎每人都演过许多角色,小妖小怪、神仙罗汉、和尚道士的更不计其数,好在他们脸上都贴着面模,不会被认出来。他们不仅能够拍戏,而且任何活动、劳动都积极参与。

《杨洁自述:我的九九八十一难》,杨洁著,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4年4月。来源杨洁)

[责任编辑:周水根]
返回首页
返回顶部